每天都想转行

【盾冬】玩物 · 04 (AU,白发盾)

好看

不肆穹:

老男人包养小白脸的故事。


三俗,狗血。




01  上一章




几乎整个丽思卡尔顿酒店的人都知道,咖啡厅来了一位新的钢琴师。


一个棕发的年轻人,非常年轻,有一双迷人的翡翠绿眼睛,英俊迷人。


“而且是个真正的甜心。”厨房的Bella和同事Joyce咬耳朵,“你相信上一次我端着盘子不小心撞到他的时候,他还搂着我的腰和我道歉吗?”


Joyce吃吃地笑着,“我奉劝你,不要试图往他口袋里塞你的电话号码什么的。”她压低了声音,“你只看到了Coulson领着他进来,但我听说连Natasha都亲热地和他打招呼,拜托,那可是Natasha。”


Bella一边往餐车上放盘子,一边困惑地问,“所以,Bucky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


Bucky究竟是什么来头,答案也是酒店的经理Coulson想要知道的。


人是Natasha告诉他的,在他按照流程让那个小伙子试弹了几首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,从天而降的James Barnes就成了咖啡厅里新的钢琴师。


总之Bucky和Steve关系匪浅,Coulson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,这让他在看待这个本就讨人喜欢的年轻人时觉得越发的顺眼。


聪明,有礼貌,还勤快,这样的年轻人到哪里都会是焦点。


“你是我们的钢琴师,Barnes,而我们并没有要求员工身兼数职的习惯。”Coulson的双手放在办公桌上,看着面前站着的Bucky。


桌前的Bucky穿着酒店为他量身定制的三件套,完美得像是刚从T台下来的模特,他注视着Coulson,目光真诚,“我知道,Coulson,我无意破坏酒店的规矩,我只是想要多学点东西。”


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你知道,我闲不住。我每天只需要四个小时在钢琴前就可以了,而我拿的却是八小时的薪水。所以我想同时做点别的,打发时间,也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,“也不辜负了Steve的一番心意。”


Bucky很肯定,Coulson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。


果然,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在思考了片刻后,缓缓点了点头,“你还年轻,多一些锻炼是应该的。”他还冲Bucky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“你刚刚提到了想去邮件收发中心是吗?”


“其实我已经在厨房帮忙了一个礼拜了。”Bucky笑得很开朗,“不过鉴于我实在分不清高筋面粉和低筋面粉,我觉得我还是不要给他们添乱了。”


这是不是真的并不要紧,Bucky明白,因为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见到Steve的其他工作。


他到酒店工作已经有十天了,这十天里,一次也没有见到Steve。


在他来工作之后,Steve再也没来咖啡厅喝过下午茶。另一方面,从酒店大门到电梯的这段路没有经过咖啡厅,就算在Steve去自己办公室的途中,他也没有机会上演一段偶遇。


他有Steve的号码,Steve也有他的,但他们一次也没有联系过。


也许Steve太忙了,甚至是将他抛到脑后了。


但Bucky并不着急。


欲擒故纵不是说说而已,他深知应该在Steve面前保持怎样的形象和进展的节奏。


现在冷却期差不多了,他是时候让Steve再次回想起自己了。


于是Bucky得到了在邮件收发处帮忙分发信件的机会。


这在外人眼里不是什么美差,因为每一天的信件都数量惊人,他需要推着一辆小推车在好几个楼层来回,要清楚地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和位置。


对此Bucky不以为意——毕竟他曾经从事过比这个更辛苦的工作,而且,当他站在最顶楼的总裁办公室外面时,看着门牌上写着的Steve Rogers,他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
Steve的信件并不能直接拿到Steve手中,都是由Natasha接收的。


作为Steve身边最顶级的助理,Natasha在Steve的办公室外拥有一间不小的办公室。


看到Bucky推着小车出现的时候,她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

“James?为什么是你来发邮件?”她的表情和语气完美得恰到好处,即使是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Bucky,也不会猜到,其实她早就知道了。


当然了,作为重点关照对象,Coulson几乎是在和Bucky交谈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就给她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。


Bucky和她热情地打了个招呼,“嗨,Natasha。”他的脸上又出现了充满了朝气和活力的神情,像是一个初入职场的菜鸟,“是我想要多做些别的,学点东西,所以就申请了这份工作。”


说罢他低下头,从推车上已经分门别类整理好的信件中挑出Steve以及Natasha的信,双手递了过去,“你和Steve的信,请查收。”


Natasha笑着收下信,清点后又在签收本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
在这过程中Bucky表现得一直很专心,专心得就好像不知道身边的门里面,就是Steve。


他应该是不知道的,因为Steve的办公室门用的是单向玻璃。也就是说,他看不到里面的Steve,但Steve不出意外应该已经看到了他。


Steve确实已经看到了Bucky。


他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,遥望着门外Bucky忙碌的身影,嘴角渐渐浮现了笑意。


十天了,这个小家伙总算露面了,比他预想的还能沉住气。


门外的Natasha接到了Steve打来的电话,她微微低着头,在Bucky看不到的方向冷笑了一下,再抬起头时已经换上了友善的笑容,指了指里面,“Steve叫你进去。”


“Steve?”Bucky看上去有些震惊,又有一些欣喜,他不安地往玻璃门的方向看了看,然后才深呼吸了一口气,敲门而入。


Steve的办公室大到让他眩晕,四面环绕着巨大的落地窗,极简的装修风格和摆设让他产生一种走进冰窟的感觉,身体下意识地颤抖起来。


这落在Steve的眼里,就仿佛他因为紧张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而在发抖。


Steve唇边的笑意更浓了。


“Bucky。”他看着走到办公桌前的年轻人,示意他坐下,“你还好吗?我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。”


Bucky的身体已经不抖了,坐下来的动作也毫不拘谨,就这一点来说,要比很多到Steve面前来的酒店员工要好上许多。


他还直视着Steve,清澈的眼眸不含任何杂质。


“我很好,Steve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他的回答很简单,但有些不稳的气息和脸上淡淡的红晕都暴露出,此刻他的内心其实有多激动。


对面的老人好像确实被他不加掩饰的情绪给取悦了,看着他的眼神更加柔和了,“见到我很开心吗小家伙?”


没有任何犹豫,Bucky立刻点了点头。


完毕他低下头,挠了挠自己的额头,声音也放轻了,“让您见笑了。”


“不不,我很高兴。”Steve摇摇头,“对于一个老家伙而言,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惦记着他,是比任何事情都要值得高兴的事。”


而我惦记的并不是你,只是你的钱,Bucky心里恶劣地想。


他的脸上却没有表露分毫,只有令人动容的情真意切,“不止我,还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惦记着您的”


“他们惦记的都是我的钱罢了,孩子。”Steve像是早已看透一切,就连语气都波澜不惊,Bucky却因为这句话而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。


似乎不愿意就这个话题聊太多,Steve转而问Bucky,“工作还顺利吗?怎么还送起信来了?”


提到工作,Bucky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“很顺利,事实上,我欠您一份正式的道谢。”他停顿了片刻,像是在组织语言,“因为钢琴师的工作比较清闲……我想、我想多做些什么……来、来报答您。”


他说得很不顺畅,脸颊上也再次浮起了红晕,但看着Steve的眼睛却非常明亮。


Steve收敛起脸上的微笑,“我不需要你的报答,Bucky。如果非要说报答……”他的身体微微前倾,“不如你现在就告诉我真实的答案,为什么送信?”


年长的总裁有一双和年龄不相符的年轻的蓝眼睛,纯粹而幽深,像是洞悉又包容了一切的海洋,在这样的目光的凝视下,Bucky像是受到了魔力的蛊惑,轻声回答道:“因为我想要见到您。”


这个答案显然让他觉得有些难为情,脸颊更红了,但已经说出口的话语像是开启了一扇门,接下来的话变得容易说出口得多。


“我很想你,Steve。但是我不能丢下我的工作跑上来……我不能你丢脸。然后我就想到了这个……我想或许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偷偷地看看你,远远地看上一眼就好……”


他凝望着Steve,漂亮的大眼睛是多得几乎要放不下的浓烈的情绪。


“不过我没想到你的办公室门是这样的。”他忽然又有些泄气,还孩子气地撅了噘嘴,“还好你叫我进来,不然我只能看着门上你的名字白跑一趟了。”


所有的话一鼓作气说完后,Bucky像是忽然断线的广播那样戛然而止,他咬住自己的下唇,垂下眼帘不敢再看Steve,似乎在后悔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。


对面的Steve也是长久的沉默。


就在时间久到Bucky以为Steve生气了的时候,他听到Steve叹了一口气,随后视野里有一只手伸过来,抬起了他的下巴。


他抬起头,看到Steve已经站了起来,隔着桌子探出手捏着他的下巴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
“你随时可以来找我,孩子。”Steve的目光和语气一样温柔,“我会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
Bucky怔怔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
 


尽管得到了Steve的承诺,但Bucky并没有真的像他说的,随时去找他。


他知道分寸。


办公室里的那一番对话算是一个进展,但不值一提。


下一步,才是最关键的。


“对,就是我前阵子和你说的那玩意儿,我现在要。”夜里,Bucky坐在床头打电话,手中的烟在黑暗中发出明灭不定的光。


“我要干嘛?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?老子又不会少了你的钱。”他笑着骂了声脏话,最后才再次交待,“一定要按照我说的那样弄,别出错了。”


挂上电话后,Bucky掐灭了还没抽完的烟,丢到了地上。


一号道具准备上场了,希望可以如他所想,发挥最大的作用。


到时候他再也不抽4美元的劣质香烟了,他抬起脚,在烟蒂上重重地踩了下去。

评论

热度(4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