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都想转行

贺爸爸有毒7 完结

VastC:

贺爸爸有毒7


周五正式活动,贺天跟着一群大领导坐在第一排,他今天穿的十分正式,深蓝西服包裹着的宽肩长腿十分惹人注目,那套西服莫关山上次看见他穿还是去年年会表彰优秀员工的时候,那时贺天的职位还比较亲民。
莫关山记得那天台上几盏聚光灯打下一片耀目的白光,贺天左边站着一个圆脸招风耳的高管,脸上油光一片,地中海的秃顶恨不得能反光;右边是一个基层工作间主任,带着中学女班主任的不苟言笑,抱着大红奖状昂首挺胸。唯独贺天面色平淡地站在中间,鹤立鸡群一般,连手里那本红艳艳的证书都不让人觉得违和,不管身高还是颜值都实力碾压,帅的简直像是在拍广告片。
莫关山那天第一次有了一点与有荣焉的窃喜,在群里喊“卧槽我师父天下第一帅”,连公司网站的编辑都成了贺天的迷妹,把他那张跟大老板握手的高清图在公司首页足足挂了一个多月,向来沉寂的公司论坛都在刷贺天的照片,一群小姑娘在底下留言问年会那个帅哥哪个部门?
见一说他不服,他们家展希希才第一帅,莫关山甩出十几张贺天的照片糊了他一脸。莫关山现在想起来颇有些不堪回首,当时也不知道被什么上身,像个白痴一样跟见一争了几个小时谁第一帅,傻得自己都看不下去。


贺天在那边谈笑风生,莫关山跟过来凑热闹的见一一起躲在后台,人来人往,莫关山一头红发混在里面几次被工作人员误以为是模特,他索性也拉着见一外边去了,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对着台上的模特评头论足。
“这个胸太平了,我不喜欢这样的。”见一道。
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莫关山问。
“哦,”见一偏头想了想,“我不喜欢女的。”
“……”莫关山心道我早知道你跟那谁有一腿。
见一看了一会无聊便低头玩手机了,莫关山小声道:“你知道模特穿的版型其实跟批量生产的都不一样吗?”
见一心不在焉地“嗯”了声,似乎对行业内幕没有一点兴趣,莫关山瞥了他手里一眼,看见他在跟展正希聊天,于是也拿出手机给贺天发了个消息。
半天没回,莫关山伸头朝下望了望前排,一个女高管正凑过去跟贺天说话,贺天偏头侧耳听着,回了个不太明显的笑。
莫关山发出一声“切”,正好见一问他结束了聚餐去不去,他说好,不带贺天。


他就算想带也带不走,走秀结束大老板肯定请吃饭,也不知道吃完有没有什么即兴节目。果然没多久贺天就回了他信息说不回去吃饭,让他自己先回家。
傍晚结束后莫关山跟见一、展正希,后来又碰到了詹非和杰夫,和几个研发中心的同事一起聚餐,开发区地方很大,却没什么上档次的饭店,最后大家还是找了个路边的烧烤店,把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凑合了。
席间不免又从前台小妹的香水八卦到大老板的二奶,话题转了一圈绕回到今天走秀贺天的座位不知不觉已经移到了前排,人比人气死人。
杰夫把一盘干煸四季豆挪到他俩眼前,问:“你们家是住三幢15楼吧?好像没变。”
莫关山点了点头,不明所以,“是啊,没换。”
杰夫没接话,莫关山反应了一会,想起昨晚那茬来,心里不禁“哎哟”了一声,怎么就露馅了,好在杰夫也没接话,似乎终于放弃。
晚上回去的路上,只剩他跟见一展正希同路,三个人缩着脖子跺脚取暖。寒风裹挟着碎叶扑面而来,路上车子呼啸而过卷起尘土,躲也躲不过,见一突然唱起歌来。
“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,
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——”
竟然还挺应景。
行路灯焦黄的灯光下,见一推了他一把,“接下去啊,红毛!”
莫关山一把推回去,“你自己唱吧,傻逼。”
“展希希,揍他!”见一挥了挥拳头,被展正希一手包住,抓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其实说起来他跟他们算不上很熟,最早由贺天介绍认识,现在贺天不在身边,竟然也没有当初那么尴尬了。
“可惜了,贺天没来。”见一说了句。
莫关山看了眼展正希,故意道:“你想他啊?”
见一识破了他的离间,拉长了声音道:“是啊——我老想他了!”
“别闹。”展正希低声说。
“什么?”莫关山道:“老子的男人是你能随便想的吗!”
“哈哈哈!你们终于搞到一起去了吗?”见一大笑。
莫关山“哼”了声,两人都没有说破。


等贺天到家快半夜了,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,莫关山侧躺在床上背对着他,手里拿着几张盘库单看睡着了。
贺天把西装外套扔在沙发椅上,扯松领带,爬上床整个人压在莫关山身上。莫关山醒了,翻了个身,抱住了他的腰。
贺天低头和他接吻,鼻息滚烫,带着明显的烟酒气,一路从他嘴唇吻到脖颈,他眼神不甚清明,人却似乎是清醒着的,在喘息间说道:“宝贝儿……我太喜欢你了。”
莫关山笑了笑,片刻没忍住笑出了声,贺天抬头疑惑地看他,他便抱住贺天的头,在他额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,道:“卧槽好巧,我也喜欢你啊!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不会是从我毕业就开始了吧。你人不好哦,我把你当兄弟,你竟然想睡我?”
不知道哪句戳中了贺天的点,贺天也笑了起来,直笑的再没了刚才的旖旎氛围,莫关山抹了把脖子上的口水,“让开,我去洗把脸。”
“我也去,没洗澡。”贺天跟着站起来,还没站直头一阵晕又坐了回去,莫关山一只手指抵在他脑门上,把人又推回床上,“你就算了吧……也洗把脸就好,等会洗澡再一头栽浴缸里。”
贺天抓着他的手指亲了一口,点了点头,仰着头望着他好久,也没句话,就那么看着他。
“今天我跟见一他们说我们在一起了。”莫关山淡笑。
“嗯。”贺天用力拉了他一把,两人顺势又滚在一起,“我们会在一起很久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
“起来,还去不去洗脸了?”
“等等……”
“被你压死了,还要等多久?”
“……”
“贺天?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不要现在睡啊。”
窗外夜色浓稠,浮云被风吹去,露出圆月来,撒了一地皎洁的月光。


END

评论

热度(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