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都想转行

Sakuri 的文The Secret's In The Telling

Vitoria_da_China:

纯血巫师、蛇院王子Draco Malfoy被Remus Lupin袭击咬伤后,所承受一切的常人难以想象。他怎样才能生存下去,特别是当Potter总插手管不属于他的闲事?DMHP,SSRL preslash 。


人物性格鲜明(而且没有ooc!没有乱黑),情节跌宕起伏,关键是HE


阿尼马格斯是黑犬的Harry和变成了银狼的Draco在美丽皎洁的月光下相逐奔跑~


他们的关系在曲折中缓慢进展,最终结合成为一生的伴侣❤ 


总之这是很棒的一篇长篇,译文也棒!~【名叫《雪狼吟》,是YvetZ翻译的~Ta的挺多译文都很棒!又甜又优美~】


原文链接 译文链接


经译者授权,把第一章贴上来:





Sakuri: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出来,这是我的第一篇HP同人小说。我也不知道写的好不好,因为我在摆正人物性格时吃了不少苦头,特别是我喜爱至深的Draco Malfoy。


然而事实上,我并没想刻意创造了不起的原创剧情,但是正当我动笔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以前还从来没读过"Draco变狼人"的故事!若有人知道任何类似的完结文,尽管给我发个链接!要么,这儿是我对这个主意的发挥。


Enjoy。


一维:很久没看过人物性格这么贴近原著的文了(或者是说我心目中的原著,因为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套Harry Potter,擦汗… ),至少人物性格鲜明,立场明确。作者虽然是在DH出版之际动笔,但是故事情节却是跟着OoTP,发生在霍格沃茨六年级。Draco被Lupin变成银狼,然后Harry发现自己的Animagus是黑犬,最后他们被命运结成伴侣一同与黑魔头战斗(再擦汗… )作者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和关系进展的把握是我的大爱,银狼黑犬一起奔跑是最大的萌点,好文译出来和大家分享^^


 


第一章 起始


Draco Malfoy被宠坏了—而且愉快地自觉这个事实。


这时,自诩的蛇院王子正舒展四肢仰躺在距壁炉最近的长沙发上,头倚着Pansy Parkinson的膝盖,任她顺从地抚摩着他的头发。他已经让家养精灵带来了巧克力,Blaise还设法偷运来了黄油啤酒。


六年级的开始比他期望的还好。第一,来了一个他完全认可的新教员—Slughorn教授。一个欣赏学生良好背景的人是值得尊敬的,不像其他大多数愚蠢的老师(比如说McGonagall,她只会夸耀她葛莱芬多式的对泥巴种的偏爱)。没错,Slughorn完全够格教一个Malfoy。


今年的另一件好事是Snape教授终于得到了黑魔法防御课的职位。毋庸置疑,自己的学院院长要比其他人(好比某狼人)要更适合这个职位,不过Draco的愉快主要是因为自从Severus达成心愿之后,他对斯莱哲林的学生比平时更好了。Draco对Dumbledore突然做出这么多正确的决定感到万分惊异。新学年唯一不爽的是Lupin又回来了,这次是教保护神奇生物课(想到这里其实也算合适)。没关系,反正那门课Draco是绝不会选的,再说时不时地调侃一下那个温顺的小个子男人会很有趣。


最后—大概是最棒的—Harry Potter从来没有如此悲惨!


哦,Draco正处在绝妙的状态。他的魔药课老师因为他的纯血和财富喜欢他,防御课老师还是一直偏爱他的教父,而Harry·讨厌的·Potter每日郁卒得像要自杀。再加上鼬鼠和泥巴种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,仿佛随时要哭或者背向着珍贵的巫界救星逃离,更让他额外的愉快。


"Draco,我们正想再去一次厨房,听说他们正在做早餐煎饼。你来么?"


耶,生活真美好。


Hermione Granger很清楚她最好的朋友是怎么回事,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要安慰Harry那样的男孩到底该怎么说、怎么做呢?Harry在最快乐的时候都是内敛而秘密的,现在更是彻底离群,他们在他身边愈发手足无措…


实际上她也明白他完全有理由变成这样子。毕竟,Harry从来没有过特别幸福的生活。从Dursleys到伏地魔,从他的父母到Cedric…而现在又是Sirius。她早知道这些事会纠缠他。Sirius的死是最后一击,整个暑假他都没有开心过。


而这给她留下了什么?让她和Ron都无计可施的16岁少年。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该怎么治愈那样的Harry?这超出了甚至是她的能力。她本来可以去找McGonagall甚至Dumbledore,可是他们若有必要的措施应该早就吩咐了吧?…再说既然Lupin已经回来了,她一直盼望他能和Harry谈谈(何况Hagrid出发执行Dumbledore的任务一直未回)。


Hermione明白她的好友还不至于无可救药到做出什么傻事。他只是需要把这些东西清理出他的系统。他自然会沮丧!刚刚失去一个至亲至爱的长辈,他怎么可能不沮丧?


他们陪他一起承受就行了。


Harry Potter望着湖面,他看着水下的某物搅起阵阵波纹,试图不思考任何事。


脚下一拨让身下的火弩箭尾端蘸水,直到双脚距离水面只有数寸,又一个动作让扫帚启动、疾驰,在身后激起一路水花。他本能地飞行,又想起当初骑着巴克比克横穿湖面的时候,那时他根本控制不了hippogriff(鹰头马身有翼兽#)飞行的方向。可惜再找不回当初飞行的感觉。


他升高了几寸,猛然向侧面转身,上下颠倒地悬挂在火弩箭上。这个动作他已练到睡着都能做了。当他坐正的时候湖水已经浸湿了他的头发,可他仍旧感受不到多少兴奋。


而现在,讨厌的念头又开始侵袭而来。他把注意力转向飞行动作,转向他的变形课作业,又转向明天早上的魔药课,试图甩掉这些避无可避的思绪。


不过毫无例外的他又失败了,不得不在跌落之前着陆。


站在湖边,攥着火弩箭,帆布鞋略陷入脚下的稀泥,长袍湿冷地粘在皮肤上,他极力凝视着徐徐降临的夜幕,绝望地努力不去想任何事。


Remus Lupin可以感到变化的来临,就像远方的野兽一样接近。它在他的耳边嚎叫,在他的脚边逡巡,令他不安地来回踱步。汗水划过他的颈背,他忽地偏头,好像要甩掉谁的拉扯。


他瞅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那只华丽的高脚杯,里边装着是Severus在不久前给他配的魔药,依然微微冒着泡。缚狼汁,他得尽快喝掉它。实际上必须马上喝,月亮已经开始升起了。


尽管如此,他还是低吼着一再转身远离它。体内的狼正前所未有地强力抵抗,自己的恶质情绪更助燃了它的残暴。他只想咆哮、泄愤、哭泣,狼也是,它还想狩猎。他们俩都想哀悼。


颤抖着,他用手背擦了擦脸,抹掉已经落下的泪水。这个动作把他的手带到了他的眼前:他的指甲已经开始变黑、变长。此刻,他的眼珠带着琥珀色的闪光,尖牙正在形成。只剩几分钟了。


竭力强迫自己转身,他跪在地上,向魔药伸出一只颤抖的手。他的手攥得太紧,尖锐的指甲刮着金色的金属。


"喝,"他命令他自己,嗓音几近咆哮。"喝!"


在这个瞬间,狼嚎叫着做出最后的抗议,它升腾起来,紧咬下颌、挥出了爪子!


杯子被甩了出去,魔药挥洒在地毯和旁边的窗帘上,立刻渗入二者柔软的纤维。Remus绝望地扑过去,攀援在湿漉漉的地毯上,但是已经太迟了。


"不!"痉挛开始了,由躯干开始,肌肉收缩、骨骼变形。他崩溃倒地,抽搐、颤抖,试图蜷起身子。"哦,天,别…不,不,不!!!"


逸出的尖叫已然变成了长嚎。


"得了,说真的,如果你必须挑一个,必须!你会挑谁?"


Draco翻了个白眼。"Blaise,这也太恶心了,你能不能消停会?"


这次却没有人理会他,这支悠哉向厨房前进的五人组中的别人都在相互取笑。Pansy Parkinson玩笑地推了Blaise一把,她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,却又带着小心维持的高傲。"老实说,你是怎么想的?好像我们有谁会看一眼葛莱芬多似的…"


黑发少年粲然一笑,摇了摇头。"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,少侮辱我的智商了。我不是说你得去*喜欢*他们,我只是说我们每一个至少曾经…*看过*一个两个。"


愤慨的金发少年做出一个惊恐至极的表情。"我就没有!而且我永远都不会,我可以跟你保证。"最年轻的Malfoy高傲地嗤之以鼻,挑起的双眉显得不以为然。他思索片刻,又皱起眉头。"等等,*你*在看谁?"


Pansy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另一个男孩的胸口。"对啊,来,告诉我们。"她的鼓励映衬着Crabble和Goyle的哄笑。


Blaise诡秘地笑了。"绅士非礼勿言。"


"那么幸好你不是一个绅士,不是吗?"


"事实,事实,"Blaise低喃,检查着他的指甲,"这样的话,我估计即使告诉你们也不会是犯罪了。我曾经,在某些场合,注意到某个Ginny Weasley的好的方面。"


"什么?!"Draco的嗓音高了几个分贝,差点在半路上停了下来。"那个鼬鼠崽子(Weaselette)?!什么好的方面?"


Blaise轻笑:"后面。"


Pansy轻蔑地啧了一声,对这种粗俗的幽默摇头。她挽起Draco的胳膊安慰地拍了拍:"来吧亲爱的,别听他的,他只想令我们毛骨悚然,我肯定。"


"我没有!"另一个斯莱哲林抗议道,虽然他依然是一副恶作剧的表情,"老实说,下次她在你前头上楼时你也该看看!"


"我宁愿不。"Pansy拖长音调越过肩膀说,Draco依然是无语而惊恐的样子。


他们边走边斗嘴,现在已经走过了地窖。正当走到楼梯底部时他们听见了。


前方的黑暗里有什么东西低吼。Blaise和Pansy伸手探向魔杖,Draco不自觉地后退到Crabble和Goyle身后,所有人的表情都很警觉。走廊封闭的空间里光线很暗,尽头有一扇窗,但是只有满月稀薄的银光透入,对照亮他们面前隐藏的东西毫无帮助。


黑暗中,蜷缩在窗棱下的某个巨大生物躁动了一下。


"什么东西?"Pansy细声道。


"光,"Draco在她身后斥道。"来一点光!"


"荧光闪烁(Lumos)!"Blaise流畅地吟诵。一道光芒立刻包围了他们—看来,这实在是个大错。


被闪光惊动,这生物急忙转身,琥珀色的眼中光芒流动。它的口鼻覆盖着红色的物质,犬科动物的嘴唇后扯,露出极多恐怖的牙齿。


"天啊…"Draco轻声道,认出了这个生物。


它继续舒展着身体,身型似乎长了又长。刚刚躬身对着什么东西,现在它站了起来,巨大的超出任何想象。


突然,没有任何警示,Remus Lupin的狼人形态向他们狂奔过来,它的眼中闪着杀戮。


他们同时尖叫起来。慌忙中,Blaise举起魔杖发射了一连串咒语—全都被疾驰中的狼人毫发无损地弹开。Pansy对他又拉又拽,催促他转身向楼梯跑。


"跑!"她喊道,转身跟上Crabble和Goyle(这次他俩无须任何指示)。惊恐的Blaise顺从地跟在同伴身后,手里依然向背后发着咒语。


没人注意到蛇院王子一动没动,实际上他已经被自己的恐惧定住了。


时间为Draco缓慢。在他面前,狼眼闪着火焰越来越近。他的本能让他快跑、快逃、做点什么—然而他不能!他动不了,无法呼吸!他要死了!天啊,他要死了—被那个哭哭啼啼穿羊毛衫的男人杀死!他要—!


已经太晚了,它已经扑了过来。他无知觉地尖叫,举起手臂向后倒去。


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远方,他听见Pansy一遍遍地尖叫他的名字,还有别人,大叫着什么。有人喊出一个咒语,然后是一声巨大的"邦!",打破了包裹他的慢动作式的寂静气泡。


巨狼扑倒在他身上,它大张的嘴巴是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。




评论

热度(80)

  1. 每天都想转行Vitoria_da_Chin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