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都想转行

【盾冬】越轨 · 13 (AU,白发盾)

不肆穹:

老男人包养小白脸的故事。


三俗,狗血。




01  上一章




Steve没有回答T’Challa。


他甚至没有看对方,反而将视线投向了Bucky,“我大概是年纪大了,没听清他说的什么,你听到了吗?”


Bucky当然听到了,因此他看着T’Challa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。


T’Challa说喜欢他?还问Steve愿不愿意把他让给他?


狗屁!


巨大的屈辱袭上心头,在Bucky恼羞成怒之前,T’Challa再一次开口了。


“我想要他,Steve。”T’Challa优雅地靠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地抬手指了一下Bucky,“既然他只是你的情人,我猜你应该愿意割爱。当然,你可以提任何条件。”


就好像他只是一件物品,可以随便他们来决定他的归属。


还坐在原位的Bucky绷直了背,气极反笑,“不好意思,我猜你嘴里提到的那个人是我,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先问问我的意见?”


Steve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,然后才面无表情地看着T’Challa,“你在跟我要人?在明明知道Bucky是我的人的情况下?”


看起来T’Challa似乎心意已决,他的上身微微前倾,直视Steve的眼睛,“宾夕法尼亚州的那块地,我可以给你。”


这个条件确实足够诱人,Steve一向平静的目光中也有了一丝变化,脸上的表情好像有所放松。


同样一直观察着Steve的Bucky也捕捉到了Steve神情中透露出的讯息,一种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愤怒的情绪顿时上涌,他猛地站了起来。


“好。”就在Bucky离开座位的同时,他听到Steve如是说。


Bucky笑出了声。


他盯着Steve,一字一句地问,“你说好?他跟你要我,于是你就把我给了他?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你们一句,我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不是一件可以由你们定价的玩具?”


自家庭遭逢巨变,他已经见识了足够多的世态炎凉,尤其在海德拉工作后,他从最开始面对客人的脏话时连笑容都欠奉,到最后可以嬉皮笑脸地从客人的皮鞋底下把钱捡起来,这其中经历过哪些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
他经历过比今天还要难堪无数倍的羞辱,但从来没有哪一次,像今天这样让他在愤怒的同时,还有直达心底的痛意。


或许他根本就不应该对面前的这个老人怀有一丝期待。


不想再从Steve的嘴里听到任何可能让他随时失控的话,Bucky抿紧了双唇,转身准备离开。


刚走了两步,他就被Steve叫住了,“站住。”


“你不求我?”他听到Steve说。


Bucky站在原地,片刻后才回过身看向Steve,面露嘲讽。


“我不奉陪了,Steve。”他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下,形成一个冷漠的弧度,“再见。”


一直到Bucky的身影消失在了休息室的门外,T’Challa才收回充满审视和警惕的目光,视线重新落在Steve身上,“既然你答应了我,那么将来无论我对他做什么,你都不能插手。”


“我只答应了要那块地。”Steve淡淡答道。


“你!”T’Challa没料到Steve一转眼就反悔,对Steve怒目而视。


Steve随手拿起旁边的一粒高尔夫球在手里把玩,语调让人听不出喜怒,“属于我的东西,我从不允许任何人觊觎,T’Challa,你应该比谁都明白这一点。”


脸上的皱纹让Steve在此刻显露出令人心生臣服的威严,声音也不复往日的平和,“Bucky是我的人,没有我的允许,你就是想都不能想。”


T’Challa冷哼,“我倒没想过你对他这么上心了,Steve,但是如果我非要他呢?”他话锋陡然一转,“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的理由?”


“不想知道,因为任何理由都不成立。”Steve将那粒高尔夫球扔了出去,从沙发上站起身,再不看T’Challa一眼。


“如果我说Barnes就是那个陷害了我父亲的人呢?”在Steve走出休息室前,T’Challa的一句话令他停下了脚步。


他当然知道特查卡的事。


“这不可能。”Steve眉头紧锁,望着T’Challa的目光清楚无误地表明了他绝不相信的态度。


后者在他的注视下冷笑,同时双手握紧了拳头,“我认得他的脸,Steve,我没必要在这件事上和你撒谎。”


停顿片刻后,T’Challa又补充道:“你要是不相信,我可以给你看监控视频。”


Steve同意了。


T’Challa的态度是如此笃定,他必须亲眼看一看那个给Bucky判定了罪名的视频究竟是什么。


 


因为早上和Steve是司机送来的,离开高尔夫球场之后,Bucky没有地方去,便独自一人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。


上午的阳光有些刺眼,Bucky却丝毫感觉不到照在身上的温度,一颗心好像泡在冰水里,不断下沉。


他设想过很多关于Steve厌倦了他抛弃他的场景,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。


那个叫T’Challa的人说要他,Steve就同意了,甚至没有关心过T’Challa要他干嘛。


T’Challa对他并没有那方面的兴趣,他知道,他想要他,多半是为了那些不好的事——报复?折磨?或者是其他更可怕的对待?


虽然他压根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!


而Steve也显然并不在意这些。


Bucky焦躁地踢开脚下的一颗石头,还是觉得不解气,又一拳砸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。


用的力道太大,骨节处顿时一片红肿,有几处还磨破了皮,而Bucky看着受伤的手,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
从手指上传来的疼痛好像让他瞬间清醒了。


他不过是Steve的情人而已,有什么资格要求Steve维护他。


大概是这段时间来Steve对他太好,好到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直到今天在T’Challa面前,他才再次意识到,Steve对他的好,从来就没有好到足以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
或许在Steve的眼中,只要有钱,他就什么都可以吧。


Bucky低着头,看到脚上抵他曾经几个月薪水的名牌球鞋。


他突然有一种想要把鞋子脱下来丢到一边的冲动,而这种冲动只是一瞬间的事——在他认识到自己要是真想把花Steve钱买的东西全丢了,那他现在只能裸奔了。


“Fuck。”他默默地骂了一声脏话。


刚才他和Steve说不奉陪了,他也确实是这样打算的,他固然喜欢钱,但并不会为了钱就抛弃他的底线。


现在,在和Steve彻底拜拜前,他应该如何把Steve卡里的钱花光呢?


看着道路的前方,Bucky陷入了沉思。


 


Bucky浑身酒气地从海德拉酒吧出来时,时间已经过了凌晨。


他一只手搭在Sam的肩上,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个啤酒瓶,随着他踉跄的脚步,不断有啤酒从瓶口洒出来。


“今天的月亮好圆啊,Sam,你快看。”Bucky忽然跟发现新大陆似的叫起来,口齿却有些含糊不清。


Sam冲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无奈地撇了撇嘴,“那是路灯,Bucky。”说完后他自言自语地摇摇头,“我和一个醉汉说这些干嘛。”


今天晚上Bucky忽然跑到海德拉,豪气干云地包下了全场的酒水,自己更是好酒一瓶接一瓶地开,一杯接一杯地灌,直到一向酒量惊人的他最后都喝得趴到了桌上。


因为上班期间对饮酒有限制,Sam得以保持清醒,心惊肉跳地看着Bucky一副不喝到死不罢休的架势。随着账单上的数字越来越大,Bucky的胡话也越讲越离谱,他终于没忍住,自作主张帮Bucky结了账,然后把醉成一滩烂泥的人拖了出去。


大概是街道上清凉的夜风有清醒人的作用,Bucky没再说醉话,只笑嘻嘻地四处张望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两人站在海德拉门口,Sam突然有点犯难:要怎么处理Bucky?


Bucky今天这么反常,他猜十有八九和Steve有关。偏偏Bucky口风紧得很,无论有没有喝酒都对Sam问的话避而不答,任凭Sam旁敲侧击都没打听出个所以然来。


总不会才这么短的时间,Bucky就被那个有钱老头给踢了吧?Sam惴惴不安地想,一会儿觉得Bucky怎么也算是海德拉一枝花,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,Steve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厌倦才是,一会儿又觉得按照Bucky平时那欠扁的性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Steve给得罪了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
纠结了半天,Sam放弃了给Steve打电话的打算,决定先把Bucky带回之前两人住的地方去,一切等Bucky醒了再说。


然而他才刚刚扶着Bucky走出去几步,一辆宝马从旁边的巷子里横窜出来,停在了他们面前。


两个西装革履的壮汉从车上下来,直奔他们而来,在Sam反应过来之前,一边一个抓住了Bucky的胳膊,不由分说将人抢了过去。


“你们要干嘛!”Sam吓了一跳,立刻拉住了其中一个壮汉的手。


正考虑着是不是要直接一拳招呼过去,宝马的驾驶座车窗摇了下来,一个人朝他挥了挥手。


“Wilson先生,不要激动,或许你还认得我?”说话的人是Scott。


Sam确实认得他,Steve第一次来海德拉,就是Scott开的车。


Scott看到Sam松开了手,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Rogers先生让我们来接Barnes先生回去。”


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后,Sam没再阻止,看着那两个壮汉驾着Bucky上了车后座,而Bucky依然没搞清楚状况,甚至坐到车里后还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,嚷嚷着叫Sam也一起上车。


Sam翻了个白眼,试探地问Scott,“他……他和你们老板怎么了?”


“Rogers先生的事我们不清楚。”Scott彬彬有礼地回答他,末了还补充了一句,“改天有机会您可以自己问他。”


瞪着那辆渐渐驶远的宝马,Sam忽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对着Scott脸上来一拳的冲动。


等送走了Bucky,Sam回到酒吧里头,经过Bucky刚才坐的地方时,注意到沙发上有一个钱夹。


那是Bucky的钱夹,Sam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
他一边在心里数落着Bucky的冒失,一边捡起了钱夹,打开查看了一下。


刚才Bucky付账的时候他看得很清楚,钱夹里本来就没多少现金,只有几张卡,而现在看来卡并没有变少,Sam便将钱夹收了起来。


也不知道Bucky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的钱夹丢了,将钱夹锁到抽屉里的时候,Sam心想。


 


至少今天晚上Bucky是发现不了了。


一直到Scott把他从车上拖下来交给佣人,Bucky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他的酒。


一身家居服的Steve从客厅里走出来,在看到酒气冲天的Bucky时微微皱眉。
“把他带过来。”他转过身,同时示意佣人跟上自己。


两名佣人搀着Bucky跟在Steve身后上楼,将Bucky扶到了Steve的房间,放在了屋子中央的大床上。


在佣人离开后,Steve站到床边,看着床上傻笑不停的年轻人。


Bucky的脸透着过度饮酒后的苍白,充满了血丝的眼底却有些泛红,盯着Steve像是在看他,又像是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别的地方。


半晌Bucky忽然张口说道:“Steve,你是Steve吗?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他弯起手肘撑着床,似乎想要起来,最终又因为无力而狼狈地摔回床上。


见状Steve伸出手,拉着他将他扶了起来。


坐起来后,Bucky茫然地揉了揉眼睛,又看了看Steve,小心翼翼地问:“daddy?你是daddy吗?”


Steve还是没说话,Bucky有些急了,他拽住Steve的手,“daddy你为什么不说话?你是不是在生Bucky的气?”他的眼里有一层淡淡的水汽,看起来泫然欲泣,“Bucky知道错了,Bucky会改正的,daddy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


“Bucky哪里错了?”Steve答道,声音微微有些沙哑,他反握住Bucky的手,拇指在微微发烫的肌肤上轻轻摩挲。


Bucky的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不知所措的神情,声音也变小了,“Bucky不知道……daddy,Bucky不知道。”


Steve伸出另一只手,抚上Bucky的脸颊,来回轻轻地触碰,像是在描绘掌心下Bucky的面容。


这是一张非常好看的面孔,好看到Steve愿意用一切最美好的词汇来形容它,而且它确实非常年轻,年轻到足够做Steve的孩子。


此刻这张年轻且漂亮的脸看着他,充满了无辜和乖顺,丝毫看不出曾经的倔强和狡黠。


但是Steve知道,一旦酒精的作用散去,面前年轻的男孩就会再次竖起浑身的刺,用那种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。


这让Steve的面容渐渐冷了下来,抓在Bucky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重。


Bucky好像被弄得不大舒服,他的眉心微微蹙起,但依旧乖巧地什么也没说。


“Bucky不乖。”他缓缓地说,“今天daddy要惩罚你。”


说完后,Steve松开Bucky的手,转身离开了床边。


当Steve再次返回时,手里多了一样东西。


认出了那是一根鞭子,Bucky睁大了眼睛,眼里露出了恐惧。




*


今天来立个大旗……什么时候这一章下面留言的ID满100个,我就更新下一章。


鉴于之前留言最多的时候也不过百,那个,这篇文会不会就此没办法更新了呀……

评论

热度(483)